小米:重回光荣-热点新闻

小米:重回光荣

  小米:重回光荣

  文 | 阑夕

  特朗普的竞选宣言说「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这句话也有那么几分像类同于小米心声。

  经历过去年产品节奏和心态上的麻烦,眼下小米看起来也倍加心切地想要重塑一骑绝尘的风光,而在「不忘初心」变得无上正确的科技行业,跌宕起伏的市场形势总是不断冲击着初创企业的船长们的自信,何时应当坚持何时应当妥协,各有取舍。

  所以雷军在不久前辞掉了欢聚时代的董事会主席职位,据说是要专注于小米的业务,昔日的劳模也不得不对身兼数职说不――不久前 ,他宣布亲自主抓硬件产品部门和供应链,而来自小米内部的消息说,实际早在去年,雷军已经开始深入其间。

  韧性是创业必备的基础质素,风急风缓,一时遇到麻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是否一路保有执斧开山、披荆斩棘的心气。

  雷军之前就此发过全员信,不过,听言不如观行,雷亲自挂帅后的几作已经初露端倪。

  举个例子,看看最近的红米。

  在7月底红米Pro的发布前夕,红米系产品线三年累计1.1亿台销量的统计,仍使整个行业为之动容,三个国民偶像的代言,更是唤出国民手机的标签线索,力求奠定品牌辐射的最大面积。

  红米的出货量是真正成就小米科技这家公司能够「走进千家万户」的核心要素之一,这个原本侧生于小米――类似主牌与副牌的关系――的品牌为了终结千元机的混乱市场而生,而最近三年国内中小代工厂和贴牌类自主手机厂商的大规模倒闭趋势足以证实红米这种「价格屠夫」所造成的影响。

  「千元机逼死旗舰机」的高举高打对全行业也有自伤效应,在占据最大一块市场(1500元以下机型占据60%的智能手机市场)的同时,能够喊出盈利的寥寥无几,维持份额的重要性还是远胜于制造利差。

  尽管并非完全如小米所愿,红米等同于廉价机型、小米致力于旗舰机型的认知,也在不少用户人群中泛滥。以小米的立场看,这种简单粗暴的定位消弭了他们在产品定义和性能、品质方面的诸多努力。

  红米领衔开端血洗低端商品市场之后的结果,是魅蓝、荣耀等竞品的蜂拥相继跟进和山寨机时代的彻底告别,再加上本土品牌的旗舰机们也越发强势,中国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也跃升到了全球之冠。

  嘈嘈杂杂、熙熙攘攘当中,要么泯然众人,要么重拾小米出世之初的莽莽锐气。

  2015年,小米在产品定型决策、节奏安排上的确遇到了问题。不过,问题真正的肇源时间实在2014年年末至2015年上半段。而在那之后,如雷军在今年初的小米年会上所说,小米在努力寻求补课。

  最初的变化或许发生在红米Note 3的推出时刻,这款产品的发布距离上代红米Note 2非常罕见的只间隔了三个月,更重要的是,雷军那席「我所有的向往」刷遍社交网络,用如此程度的溢美之辞来浇铸红米品牌,毫无疑问是要修改往昔的定位。

  也是从红米Note 3开始,金属首次取代塑料成为红米大屏机型的机身材质,这种提高外观工艺档次却也更为推高成本的做法,小米的意图如此明显:红米不能再被视作是仅为冲量而生的快速更迭类产品,而在短期内,红米的升级甚至引来某种「左右互搏」的评价。

  事实证明,这次突进是如此值得。

  最近两年,智能手机行业陷入创新停滞的论调甚嚣尘上,与其说是基于滑坡数据(然而并没有)的反馈,不如说是群众期待的凝结。以2015年的CES和IFA等顶级电子消费展为例,与技术创新有关的内容局限在4K屏幕和压力触控这种「小打小闹」上,而高通和联发科等芯片厂商还是规规矩矩的顺着摩尔定律推陈出新,加上手机运存与内存的逐年加码,硬件堆砌的算术玩法已经无力抵御审美疲劳的冷漠。

  甚至也包括领军的苹果在内,手机商品的演进往往愈来愈庸常,技术工艺固然有其潮汐,但市场换机的频率不可能洞察和适应这种波动,人们需要的往往也只是一个理由上的说服,即USP(独特销售主张)的差异。

  当手机成为大众消费品,它的魅力值就取决于能够从昂贵的同类身上割下多少体验,你也不能责怪有人想用一千元换来原本三四千元的享受,这是人性之常。

  既然雷军不讳言其「新国货」理念推崇的是日本制造业的发迹史,那么日本企业所做到的物美价廉――同时小心翼翼的将品牌托在及格线以上――就非常适合用来观测红米的转变:它和丰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松下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取舍一脉相承,也就是用品质控制的那套管理体系,将同业里的高端商品的卖点拆解、复制,并最终应用到价格更为亲和的大众市场里。

  红米Note 3的金属化设计以及刚刚发布不久的红米Note 4的全金属(非三段化而是一体成型)结构都是原本应用于中高端机型――如OPPO R7、华为P8等――的工艺,其在质感优秀的同时亦要克服信号和涂装上的难点,这在广泛采用ODM方案的千元机市场很难获得企业认同。

  然则这种打破陈规惊掉眼镜出人意料刺刀见血的决绝,才是雷军真正威慑硬件行业的本事,从温情如水银泻地的红米Note 3到将旗舰产品的精品化落地到千元机市场的红米Note 4,难怪今时今日,不少媒体朋友说,看到红米Note4的整体质感和899元的定价方式,不由得想起小米4不锈钢结构在工艺、材质方面的惊人勇气和当年小米1和小米2给整个市场带来的那种不讲理的强悍冲击。

  这也意味着,红米在承担入门机型之后,会将小米的向上空间释放出来,雷军现在言必称「黑科技」,尽管舆论反馈仍待中和,但方向应该不会有误:在两大并行品牌的伸展上,红米杀价,小米提价,红米负责解决智能手机的易用性,小米负责解决智能手机的想象力,红米要继续向利差市场发起不对称战争,小米要赶上消费升级的浪潮占得消费信赖之坑。

  为此,红米这条产品线也势必分担更大的销售压力,故而有了中国移动的高管出现在红米Note 4发布会的现场并宣布「全年包销3000万台小米手机」。对小米而言,在线上保证站稳领先脚步、线下渠道尚需时日的背景下,运营商的零售门店和政策补贴无疑还是相当重要的僚机。小米仍会以电商为核心,但线下开拓和运营商助力将会帮助应对市场竞争之残酷。

  3000万的出货承诺,即使是独立计算,也相当于2015年国产智能手机的销量Top 5,加上还有联通的助力,仅是运营商渠道层面,小米在今年的保底业绩显然有了相当有力的支撑,这对缓解资本压力和应对媒体质疑,或许也是较为有利的论据。

  好在小米固然历经阵痛,不过重新出发的步调仍然有其乐观的资本:它已经做完了低难度高效率的事情,在开始做高难度低效率的事情――自建渠道、投放广告和核心技术研发――之后,所谓的不利因素,也不过是飞猪空中转身之后,在另一条补课跑道起跑线的维度归零,用新的战术面对新的环境。

  而小米这家公司的不变在于,它的精神面貌依旧与人相熟,五年时间过去,那支含金量颇高的高管团队不仅没有任何一人的流失,且在引进人才方面屡有所成,维持着引擎轰鸣的充沛力道。

  正如一位观察者所说,小米这样一支一直充满斗志、一直习惯于胜利的团队,在一家基础优异、积累颇深的主阵地上,仍有巨大胜机。

  毕竟,数字、人、硬件、互联网服务的超长战役,到现在才只是开局而已。

  与非议为伍的小米,也总是让人想起周润发在《英雄本色》里的那段台词:「我忍了三年,就是想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证明我多了不起,我是要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

  值得玩味的是,小米并没有开口说出这种话,而是拿出红米Note 4这样的产品。有时,沉默比呐喊更有震撼人心的魄力。

-(www.hpjpw.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热点新闻 » 小米:重回光荣-热点新闻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