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申请加入亚投行 美国铁哥们转向中国?-热点新闻

加拿大申请加入亚投行 美国铁哥们转向中国?

  原标题:加拿大申请加入亚投行,美国铁哥们转向中国?

  虽然过几天就要去杭州参加G20峰会,但是年轻英俊的加拿大新任总理特鲁多还是一不小心就搞了个大新闻。

  昨天,在和中国企业家见面时,特鲁多表示“正在认真考虑加入亚投行”;不到24小时之后,加拿大财长就宣布,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

  对G20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大礼包;对中国和全球秩序来说,这也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标志

  今年1月正式开张以来,亚投行的吸引力一直在增加。除了拥有59个成员国之外,今年9月,还将审议30多个国家提交的成员国资格申请。而此次加拿大申请加入后,意味着西方七国集团(G7)已经有5个成员国加入或申请加入(英、法、德、意、加),G20的成员国中,已有15个国家加入或申请加入(不算欧盟)。到今年底,亚投行成员国的数量有可能超过90个。

  G7,都是西方资本主义的老牌国家;G20集团,则含括了世界上80%的人口、90%的GDP。换句话说,到现在为止,还没加入亚投行朋友圈的世界主要国家,只剩下了美国、日本、墨西哥、阿根廷。

  加拿大的特殊意义还在于,作为美国的邻国,历史上两国曾经在许多重大事件上密切配合,称得上铁哥们。如果说英法德等欧洲国家不跟美国打招呼就加入亚投行,多少还因为隔着大西洋、美国影响力略有薄弱的话,那么加拿大的加入,则可以看做是其审时度势之后,基于自身利益的政策转向。

  利益

  加拿大为什么会申请加入亚投行?

  用特鲁多自己的话说,投资基础设施,可以让加拿大短期创造就业岗位,更好的桥梁道路、飞机场、医院、公交系统等可以带来新机会,并且在廉价住房、绿色公交、免受气候变化影响等方面造福普通百姓。

  岛友、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告诉侠客岛,加拿大的姿态释放出的信号表明,它不愿意错过中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改良这趟快车。加拿大自由党历史上就对华友好,现任总理特鲁多的父亲就曾担任加国总理,也正是在老特鲁多任上,1970年加拿大与中国率先建交,在很多国际问题上支持中国,帮助新中国打开了对西方外交的局面;现在特鲁多的做法,应该说也是看好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前景,并且认可亚投行的运作和合作机制。

  要知道,据统计,2010-2020十年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总需求高达8万亿美元,年平均投资就需7300亿美元;但世行、亚开行等现有机构年均投资亚洲基础设施的规模仅有100-200亿美元,缺口一目了然。这是多大的市场和机会,明眼人一望便知。

  加入亚投行,也是深化中加关系的务实选择。加拿大地广人稀、资源丰富,和中国的经济有着良好的互补性。目前,中国已是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二大进口国和出口国;加拿大还有不到200万华人(总人口3000万),中加贸易、人员往来特别多,加拿大还一直在寻求在华设立更多领事馆、招收更多留学生、发放更多签证。

  对比

  与亚投行不断扩容的朋友圈形成对比的,是美国主导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的举步维艰。比如TTIP,这项可能达成的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自贸协定,从2013年就开始谈判;本来计划今年完成的谈判,目前仍面临着巨大分歧。奥巴马本来期望能在自己的任期内结束谈判,但是,“三年内无法实现的事情,三个月内也是无法做到的”。

  今年年初,侠客岛曾经撰文分析过TPP基础协议的签订,可能对中国产生何种“围堵”效应(点此阅读)。但目前看,TPP的前景不容乐观。除去国内的反对声音之外,两名竞争的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特朗普都已经明确表达了对TPP的反对。

  如果说TPP内部小国比较多,可能会屈服于美国的话,在TTIP方面,欧盟内部的反对态度则更加坚决。3天前,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表示,TTIP谈判“本质上已经失败,因为我们欧盟不想使自己屈从于美国的要求”;更早些时候,法国总统奥朗德、总理瓦尔斯也公开声明,“不赞同没有准则的自自由贸易”、“不可能签署TTIP,这个协议在朝错误方向发展”。

  为什么会这样?很简单,因为美国主导下的这两个自贸框架虽然高标准严要求,很多地方称得上超前,但美国让利的力度则很小。毕竟,设立这两个框架的初衷,用奥巴马的话来说,就是“使美国在与中国竞争中更具优势,让美国而非中国书写21世纪规则”,确保21世纪仍是“美国的世纪”,所以最终还是以自己的意愿塑造贸易与服务格局。

  比如,TPP中的“投资者-政府争端解决机制”,赋予了跨国企业更大权力,它们可以依靠这一机制跟签约国“对簿公堂”,要求签约国因为法律和政策变动带来的损失做赔偿;换句话说,就是典型的“资本凌驾于国家权力至上”的美式自由主义思维。而在美欧的谈判中,欧洲目前处于高失业率、经济低迷中,自贸的协定本就不容易受到欢迎;美国在IT、通讯等领域的垄断地位,以及欧洲汽车、冶金、农产品等本土行业对税率的渴求,都让欧洲产生了美国希望通过霸权使之屈服的感觉。

  相较之下,以亚投行为代表的“中国方案”,显然提供了另一种共享、共荣、共同发展的思路。美国的困局,恰好可以成为中国吸取教训的前车之鉴。

  方案

  虽然中国是亚投行的发起者、注资也最多,但中国显然没有在其中“一家独大”的想法。

  比如,现在虽然是股权和投票权对等,中国持有30.34%的股权和26.06%的投票权,拥有事实上的一票否决权(重大决议需要75%的票数),但随着未来成员的加入,中国的股权和投票权都将稀释。

  而在亚投行的运营中,12人构成的董事会,亚洲区域内有9个席位,域外3名,也体现出份额的共享;每个成员国都在其中有一名正副理事,组成理事会,共同决定亚投行的重大事项;亚投行决策时,还规定了出席人员的人数要求,多数的投票要求半数以上理事投票,特别事项需要2/3投票,等等。

  毕竟,亚投行成员众多,意见和决策都需要协调讨论。亚投行这种多边机构和决策机制,可以让项目的决定、执行、财务等问题变得公开透明,体现出集体意志。可以说,这是中国的格局,也是中国给世界治理提供的方案之一。

  在王辉耀看来,虽然TPP、TTIP现在受阻,但不代表未来美国新任领导人上台之后,不会对其改头换面、以别的形势推出类似框架。因此,中国应该抓住这一空档期,推出自己的治理方案,比如将目前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包括东盟和中日等6国)和TPP的内容整合起来,创造一个环太平洋的整体框架,形成与一带一路的互补格局。美国的困局,也是中国的机会。但更重要的并不在于中美之间的竞争,而是谁的方案更能够实实在在地推进世界经济的共同发展。

  毕竟,在上一个十年,中国是全球化贸易的最大受益者,世界现在也更期待中国的作用。而这,可能也将是G20上的重头话题。

-(www.hpjpw.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热点新闻 » 加拿大申请加入亚投行 美国铁哥们转向中国?-热点新闻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