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居十年为何如今才决裂?樊馨蔓致张纪中一封信-热点新闻

分居十年为何如今才决裂?樊馨蔓致张纪中一封信
张纪中妻子私照曝光气质佳 

  (来源:娱乐资本论)

  作者: 曹乐溪 光影重梅 编辑:吴立湘

  先是王宝强,后是张纪中,两位名人的股权大战,将众多夫妻合伙式企业的命数均摆在了聚光灯下。

  而这里面诸多的股权纠纷、资源抢夺、转运财产之事,更是将之前王宝强案中所发生的事情,以一种更为惨烈的方式验证在张纪中夫妇身上。

  首先,是婚姻关系对股权结构的影响,王马两人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宝亿嵘,而张纪中夫妻以及肖齐却是已申请挂牌新三板的估值12亿的公司。

  按樊馨蔓的说法,张纪中虽是第一大股东,但这几年来樊馨蔓才是真正的控制人,但因为张纪中一直拒绝签字,导致公司诸多项目无法进行下去,导致樊损失了21.76亿元!

  其次,据传马蓉将钱财已全部转移,王宝强去取款时都拿不出任何银行卡;在张纪中事件中,两人则是互相诉告对方转移财产,樊更称“张纪中以离婚资产的归属要挟”,妨碍公司的工作,前后阻碍了3亿7500万的投资。

  而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其实两人早已分居近十年,在樊口中,张纪中包养小三、有私生子一事也是好多年了,但之所以能维系两人关系,除了樊口中的感情外,倾注了两人大量心血的纪中文化恐怕也至关重要。

  已分居近10年的夫妻为何迟迟不离婚?两人后期合伙所做的企业究竟如何分工?纪中文化宣传稿中影城、旅游地产、主题乐园的模式究竟有何奥秘?被樊馨蔓寄予厚望的21.76亿元利润究竟来源何处?两人为何在十年分居的最后一刻闹到不可开交?

  对此,娱乐资本论也专访了樊馨蔓、肖齐两人以及张纪中方面的代表,试图努力探清这场闹剧,以及背后的启示。

  “委屈了这么多年,这次终于可以说了!”

  大胡子张纪中离婚案经过一天的发酵,又有了最新进展!

  今天下午全明星探再发声,晒出张纪中妻子与干儿子肖齐疑共度48小时图片,指出他们经常在公司过夜。随后娱乐资本论联系到樊馨蔓,并得到独家回应:

  1、我从来没有在公司过夜过,每晚都回家,早上一般上午看点书写些东西才会来公司,公司有监控可以为证。

  2、报道中所指的周六下午五点到周一下午五点,我和上海来的赵姓编剧等人在肖齐家商讨电影《五个董先生》剧本,所有在场同事和肖齐家监控可以作证。

  3、公司有徐姓大哥24小时在,负责喂养我收留的流浪狗,他可以为整件事情作证。

  随后,张纪中工作室宣传总监何远波召开声明发布会,称“小三”“私生子”“转移财产”纯属捏造、无端栽赃,强调这终归是家事,张纪中不久会回国解释清楚。

  “樊出轨好几年前我们就知道,当时张导心情低落,我还陪他专门出去散过好几次心,也劝过他。”何远波对娱乐资本论表示。

  针对樊馨蔓声称帮助张纪中出创意、协助拍摄影视剧,提出结合旅游地产做主题公园等一系列想法,她是张纪中成功背后的“操刀手”等问题,张纪中方面回应称:这是我们夫妻间的家事很难说清楚。

  目前双方各执一词,真假难辨,陷入一种“罗生门”境地,但是娱乐资本论通过对双方的独家采访,大致可以确认以下事实:张纪中和樊馨蔓早在十年前就开始分居生活;《战神蚩尤》署名权问题,成压垮两人关系的最后稻草;纪中文化目前陷入僵局,7500万融资进不来,流动现金趋紧,影视项目和主题公园迟迟无法推进。

  “这不一定是一件坏事,至少我委屈了好多年,这次终于可以说了,公司的问题也可以向前推进解决了。”樊馨蔓对娱乐资本论表示。

  “有钱后的张纪中只想卖掉公司去美国生活”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不是我和他共同的努力,他绝对不会是今天的张纪中。”

  曾几何时,张纪中和樊馨蔓也是影视剧令人艳羡的夫妻搭档,樊馨蔓负责内容策划,张纪中则在现场执行拍摄,监控拍摄进度。对此,樊馨蔓并不否认张纪中具有很好的执行力和团队凝聚力:“这方面确实是我的弱项,我很少能融入人群,抛头露面的事肯定是他来做。”

  按照樊馨蔓的说法,张纪中早期还不错的作品,从选题到演员都是由两人共同完成的。“拍《百年忧患》的时候我还没介入,那是张绍林的作品;从《水浒传》开始,我跟他说,你要有自己的想法,要以制片人的方式统领一支摄制组,达到预算安排和一部作品应有的艺术高度。”

  2003拍摄《射雕英雄传》,从看景、看剧本,到演员选择、剪辑,樊馨蔓皆参与其中,大到与地方政府部门谈判影视拍摄地的旅游开发,小到如何从容应对记者采访,张纪中的很多举动背后都离不开她的指点,连“每一部戏2万多字的制片人阐述和预算都是我给他写的,他根本不会写。”

  “那时候张纪中是很听我话的。”樊馨蔓举了一个例子,“有女演员提着钱找来,我就和张纪中说,你要想做大,不能动钱的念头,也不能起色心。”然后张纪中原路退回这些钱。

  据樊馨蔓回忆,发觉两人之间存在巨大问题最早是在2005、2006年,那时已经签约华谊并持有股份的张纪中在拍《神雕侠侣》,樊馨蔓则在象山帮张纪中写作他的第三本书《行走江湖》。

  张纪中版《神雕侠侣》

  “他经常以自我为中心,出口伤人,我意识到这个人变得自私了,一开始我以为是个人情绪的问题,”樊馨蔓后来猜测,也许是身家暴涨令张纪中发生了变化,“马云[微博]给了他华谊的股票,他坐在家里看着他那些上涨的股份,像葛朗台一样嘿嘿地乐,说我有钱了。”

  “他是真的沉浸在这些钱里面了。公司未来发展可能带来的更大利益,在他眼里一文不值,因为他觉得,他这个年龄,有这些钱就足够了。”

  “实话说,我们已经好几年没有正常沟通,连吵架都不吵了。”面对外界关于张纪中赴美前,两人曾大吵一架的传闻,樊馨蔓付之一笑,“2009,2010年的时候关系就很恶化了。”

  她表示,自2010年以后,每天操心公司事务的只有自己,肖齐在2012年进入公司,负责公司融资运作,她则主管内容创作,而作为大股东的张纪中完全置身事外,甚至曾一度想把公司以2000万左右的价格卖给朋友,去美国买房买车过自己的生活。

  “我当时就问他,张纪中你又不缺钱,手底下还有那么些人呢,公司卖掉了他们怎么办?他说这些人,你管他们呢!”樊馨蔓感叹,“后来的一系列事情都让我觉得,这个人我看错了。”

  最后一根稻草是电影《战神蚩尤》,两人的争议直接引发了张纪中罢签合同、拖延公司运作的一系列后续事端。据樊透露,张纪中一开始做电视剧版《战神蚩尤》,但拍得一塌糊涂,后来做成电影,“我才是制作人,他挂名了总制片人,但他要求自己剪辑,结果花了重金邀请香港的剪辑师来做,效果却一塌糊涂。”樊馨蔓继续道,“后来还是我又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重新剪辑,全部做完了,张纪中又要求挂名总导演,他凭什么!”

  纪中文化资金紧张,众多项目“嗷嗷待哺”

分居十年为何如今才决裂?樊馨蔓致张纪中一封信
 

  二人的彻底决裂,受伤害最大的是拟挂牌新三板公司――纪中文化,作为一家融合了张纪中夫妇多年事业的公司和共同的财产,目前已陷入危局。

  娱乐资本论之前指出两人共同财产,包括海外房产、华谊股票以及纪中文化估值总计约10亿[点击蓝字复习],但樊馨蔓今天在接受采访时称远远不止于此。

  据悉,纪中文化挂牌信息披露之后又进行了一轮融资,投后估值12亿。此外在北京还有两处房产,总市值过千万。

  另外作为一项以影视项目为核心的公司,由于第一大股东张纪中拒绝签字,纪中文化迟迟无法挂上新三板。

  “新项目需要资金,但是公司现金储备不是很充足,之前融资到的7500万也打不进来。”肖齐对娱乐资本论表示,出轨门事件爆出来之前,他一直负责纪中文化投融资战略,从挂牌披露到现在,公司一直在资金上相对紧张。

  “美猴王主题公园项目也是,我已经确定了2个城市,只要钱到位就可以开动了。”樊馨蔓也对娱乐资本论表示,她根本不需要转移资产,“公司法人和董事长都是我,我转移什么资产?”

  至于主题公园的事情,这是张纪中夫妇与中弘地产合作开发的旅游地产,但后来双方没有谈拢,于是中弘地产单独做了一个“美猴王主题公园”,而张纪中方面做了“美猴王国主题公园”,仅一字之差,但都属同一个创意。

  “美猴王国主题公园”的具体操作方法是纪中文化出面与当地政府成立新公司,共同开发、共同运营以及同享收益。这与张纪中数量繁多的影视城、影视基地模式完全不同。

  “影视基地的想法也是我帮张纪中策划出来的,和地方政府合作会降低我们拍片成本,但是后期运营和受益我们不享有权利。”樊馨蔓对娱乐资本论表示,但随后张纪中方面否认了这一点,称不像樊馨蔓描述的那样,但不方便细说。

  对于推迟五年仍未有进展的20亿电影《美猴王》,双方说辞分歧颇大,樊馨蔓方面认为没有她的帮助,张纪中一个人难以完成;而张纪中则称一直在美国筹备,不久还会带一波美国人来中国洽谈。

  附:樊馨蔓致张纪中一封信(本文经樊馨蔓处理,并不是原文全文)

  张纪中:

  你作为纪中文化公司的大股东及签约成员,长期不在公司,先不以工作性质追究,仅从大股东的角度,不履行你工作与身份的职责,已经严重危害了公司的利益,导致公司目前举步维艰,面临危机。

  其一:

  2015年11月25日,纪中公司首次披露新三板路演报告。在准备上三板的过程中,需要大股东张纪中你的签字。而你一直滞留美国,公司每次催促都回应“等我美国回来”。至2016年1月19日,新三板政策发生变化调整,叫停类金融公司上新三板。纪中文化因为在深圳有“深圳纪中文化影视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恰巧属于被叫停的政策范围。如果张纪中你履行大股东的职责,正常在公司工作,在正确的时间内签字,公司应于2015年12月31日前完成新三板上市。

  当时公司已经与中信建投谈妥,为纪中文化融资3亿元。3亿元可以解决公司未来三年投资计划的作用:第一轮2016年投资的影视剧有:《王子风暴》40集,预计投入6000万元,预计收入1.2亿元;《超级模特》40集,预计投入6000万元,预计收入1.2亿元;《中国制造之汽车家族》预计投入1亿元,预计收入2亿元;《新鬼谷子》40集,投入8000万元,预计收入1.6亿元。以上项目除“中国制造”皆已经在广电总局报批立项。公司预估的营业总收入为6亿元,扣除其他杂费1亿元,利润为5亿元。

  第二轮2017年按5亿投资的影视剧有:电影《五行迷案》,预计投入4000万元,预计收入1.2亿;电影《女娲》预计投入一个亿,预计收入3亿;电影《百变男神》预计投入6000万元,预计收入2亿;电影《魔幻图书馆》预计投入3亿元,预计收入9亿元。以上剧目皆已经在广电总局报批立项。公司预估的营业总收入为15.2亿元,扣除其他杂费3.2亿元,利润为12亿元。

  第三轮2018年按12亿投资的影视剧有:电影《兰陵变》投入3亿元,预计收入不低于9亿元;电视剧《书剑恩仇录》70集,预计投入4.5亿元,预计收入8亿元;电视剧《冠军泳道》40集,投入2.5亿元,预计收入6亿元;《镜花缘》80集,投入2亿元,预计收入4.5亿元。以上剧目均已在广电总局报批立项。公司预计营业总收入为:27.2亿元,扣除其他杂费5.44亿元,利润为21.76亿元。

  以上工作安排与计划收益因为你张纪中耗在美国,不参加董事会,无缘无故不签字,不履行大股东的职责,也没有任何当时正常的答复,严重影响公司正常的工作,所造成的损失,你要负责。

  依据以上规划,原计划2019年申报IPO。

  其二:

  由于张纪中你不进行正常工作,不履行大股东的职责,导致公司没有及时挂上新三板,之后的影视剧投资不能够进行完善,也就是损失了计划内的公司收益。

  为此,我们找了补救方案,与北京的基金公司努力洽谈了7500万元的股权投资,按照投后12亿估值计算。各种工作做通,只剩下你大股东张纪中的签字。

  这7500万元资金的用途,一是部分用于回购深圳纪中文化基金,以便早日不受新调整的政策约束,能够尽快重新挂上新三板,再次达成融资,解决公司日常生产的正常资金安排与需求;再是将《英雄时代》电视剧部分版权买回,能够使电影《战神蚩尤》上映以及快速启动《英雄时代》的发行工作。但是,张纪中你再次不履行大股东的职责,拒绝签字。《战神蚩尤》上映的预计收入是十个亿。当时的发行保底收入为三个亿。

  其三:

  ………以保证《战神蚩尤》的上映,获得票房的收益。但是,张纪中依旧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地拒绝签字,之后以离婚资产的归属要挟,再次以私人原因妨碍公司的工作,不顾全公司其他股东及投资人的利益。导致公司陷入窘境。

  ……你作为公司大股东,既不参加董事会,又一再阻挠公司正常工作,已经损害了公司的利益与其他股东的利益。你无理由不签字,严重渎职,并且三年以来长时间滞留美国,泡小三,私生孩子,民情天理法律不容。我写此文与你再一次沟通,如果你还能够以公司利益为重,以公司股东利益为重,……否则,公司以及我个人都将依据以上的损失,追诉你给公司以及各股东带来的重大损失。

  另外,关于离婚,建议张纪中你好好看一下婚姻法的相关条规。如果以上诸事不可商量,两罪并告。我相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相信律师的建议。

-(www.hpjpw.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热点新闻 » 分居十年为何如今才决裂?樊馨蔓致张纪中一封信-热点新闻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