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建投陷亿元两融业务诉讼 股民举报欲阻其IPO-热点新闻

中信建投陷亿元两融业务诉讼 股民举报欲阻其IPO

  作者:张婷婷 责编:刘宇翔

  今年6月底,中信建投确认启动H股上市程序,从2015年业绩来看,它是国内唯一一家营业收入排名前十但还未上市的券商。中信建投风光启动上市进程之下,却有一丝阴影。中信建投大客户余女士向香港联交所实名举报其两融业务严重违规,并存在重大诉讼,其个人涉案金额达1亿元。

  事件缘起去年股灾时备受关注的融资融券违规案件。去年6月初,余女士夫妇向中信建投申请了创新“套现业务”,四天内其融资融券账户获得9000万现金,可购买任意股票,约定半年后还本付息。但一个月未到,股灾发生,他们的账户在6月30日开盘后遭强制平仓,原本逾1亿元资金的账户只剩下600万。

  对于卖掉房产投入全部身家入市的股民而言,这个结局过于“残忍”。

  蓝天财经《潜望》获悉,余女士递交香港联交所的举报信称中信建投利用ETF融券交易T+0日内回转机制对倒交易实施套现,极大影响了当时交易品种的价格和交易量;望京营业部工作人员代客户完成整个套现的操作过程,却没有告知账户持有者余女士本人;另外,中信建投在平仓之前没有给客户追加担保品的正常时间。

  去年平仓事件发生后,余女士夫妇就此向北京市证监局进行投诉。余女士称,去年9月份,在北京证监局就此事召开的听证会上,中信建投法务部表示其做法是对冲融资,这是证券行业内的“潜规则”,有的公司称其为“绕标”,很多公司都在做。

  直到今年7月份,在余女士夫妇的多次奔走下,北京证监局以私下代客户炒股的理由对望京营业部副总经理王向远判罚10万元。余女士认为处罚太轻,难以接受,“这并非中信建投员工的个人错误,应该处罚中信建投。”

  或许他们的遭遇并非孤例。据余女士陈述,账户被平仓之后,时任望京营业部总经理赵林燕曾当面向他们透露,仅6月30日当天,中信建投内因该业务被平仓的大客户就有22个。蓝天财经《潜望》对此说法未能证实。

  中信建投此举是行业“潜规则”还是违规业务?蓝天财经《潜望》多方采访,专家、律师、业内人士对此事看法不一,有人认为券商频繁多次操作同一标的进行套现有操纵价格的嫌疑,严重违规;也有人认为这是券商利用当时融资融券规则漏洞进行操作的“公开秘密”,不算违规。

  但可以肯定的是,股灾之后,监管部门要求券商进行两融自查,加强监管,虽然没有出台明文规定,但是类似的套现操作基本绝迹。

  余女士账户被平仓案件还在审理中,结果未定,对于中信建投来说,该事件也是个教训。蓝天财经《潜望》从接近中信建投的人士处获悉,去年股灾之后,望京营业部的平仓案件就被列入了中信建投员工的培训案例,提醒全部员工在实操中加强合规性。

  亲历平仓:亿元账户变600万

  去年5月份,股市正如火如荼,股民情绪高昂。作为2006、2007年大牛市的受益者,入行十年的股民周先生看了看账户中的6000多万现金,想从牛市中获取更大回报。余女士是他妻子。

  于是,他重新启用2012年开的融资融券账户。彼时,他们夫妇俩听从客户经理、中信建投望京营业部副总经理王向远的建议开了这个账户,但几乎没操作过该类业务,“那三年股市不好,我自己的钱都不敢去买股票,更何况去融资。”

  这一次,他心里想的是,“加杠杆赚一笔,6000点就撤,之后好好做实业。”不过他发现融资融券账户无法操作。由于去年上半年股市非理性上涨,证券公司的融资资金受到监管限制。

  王向远得知后找到周先生,称公司针对大客户的融资需求推出了创新“套现业务”。具体而言,“相当于借你一笔钱,可以随便买股票,到期还本付息就可以”。不过,由于操作专业性太强,资金套现的过程必须由证券公司来代为操作。据了解,当时证券公司向周先生介绍的交易模式是:以50ETF、300ETF或深100ETF作为标的,利用交易T+0日内回转机制对倒交易实施套现。

  通俗一点讲就是,操盘手先融券卖出一个券,再融资买入同一只标的,用融资买入的券还掉之前融券卖出的标的,就有资金留在账户中,操盘手对同一个标的进行频繁操作,得到大量现金。而正常的融资融券其实是独立的两个业务,看多股市时就融资买入,看空股市时就融券卖出。

  王向远当时向周先生介绍,整个操作过程会产生交易总额1%以内的差价,以及对倒交易两次约万分之六总额的佣金,加上资金成本8.6%的年化利息,总计不超过年化10%的资金成本。

  周先生听后一乐,以他之前多年做实业的经验,民间配资的利息至少有12%,非熟人则高达18%,套现业务比融资融券账户的性价比高很多。他于是欣然同意。

  作为中信建投大客户,周先生夫妇的两个账户自有资金共有6000多万,其中余女士账户资金为4500万,他的个人账户资金约2000万。周先生告诉蓝天财经《潜望》,他最初本打算申请5000万的额度。但是王向远表示,鉴于他们的信用良好,可以按照1:1.5的额度来申请套现,即可以套出9000万现金。

  5月29日至6月4日,周先生到营业部办公室签署了四张额度为2000多万元的资金申请单,王向远代为操作账户,两个账户共计汇入9000万资金。此时,余女士的账户资金为1亿多,周先生账户资金逾5000余万。

  好景不长,股市开始大跌,千股跌停的惨况频现。6月29日晚上十点多,周先生忽然收到中信建投要求其追加担保物的短信通知,要求他“在7月1日下午三点之前,以转入担保物或偿还融资融券负债的方式,让信用账户维持担保比例达到或高于150%。”

  他告诉蓝天财经《潜望》,该创新业务并没有签署合同,由于整个资金的获取以及使用都与融资融券迥异,在收到短信之前营业部无人以任何形式告知他有平仓线,不期而至的短信让他非常惊愕。在当晚发生的口舌之争中,周先生称赵林燕和王向远告诉他,“我们已经做好了丢工作的打算,这个钱我们实在扛不住。”

  虽然没有思想准备,周先生第二天一早依然挂了一些卖单。6月30日那天开盘大跌。十点钟,周先生永远忘不了那一刻,他坐在电脑前,发现操作不了鼠标,股票自己撤单,挂跌停价,他亲眼看到股票账户被平仓的过程。

  余女士原本逾1亿元资金的账户,顷刻间剩下了600万;他自己的账户因股票停牌无法操作,七月份被平仓后剩余资金280万。

  未及时告知 营业部是否违规操作

  周先生特别难以接受的是,说好6个月之后还本付息,为什么突然间被平仓了?

  并且,整个资金操作过程中,周先生动用的是他与余女士两个人的个人账户,然而余女士属于保守型炒股者,他其实一直并未告知太太他私下申请了套现业务,而在签字时周先生单方面代表余女士签字的举动得到了中信建投的默许。

  现在,周先生主张中信建投没有尽到告知义务,“他们有我老婆的电话,但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进行确认和提醒。”

  事件发生后,周先生夫妇向北京证监局投诉中信建投存在严重违规业务,同时向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

  其代理律师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博接受蓝天财经《潜望》采访时认为此事件中涉及的创新业务实质是券商向原告发放贷款的行为,不属于融资融券的范畴。

  “首先,融资指的是投资者以其融资授信额度为限,在券商的资金池内调取资金购买标的股票,但是本案所涉及的融资是通过证券公司操作ETF对倒交易所产生的资金,直接进入到余女士的账户中,实质是被告向原告发放贷款;其次,融资可以通过投资者自己操作获得,但是本案所涉的套现业务,投资者本人无法完成;再次,融资只能购买证券公司规定的标的股票,但是本案所涉的融资可以随意购买任意一只股票,不再受融资融券标的股票的限制。”

  杨博继而认为,因为本案是单纯的借贷行为,双方又未对借款期间内强制平仓的条件进行约定,在借款期限未届满的情况下,中信建投无权单方擅自对余女士的账户实施强制平仓。

  周先生接受蓝天财经《潜望》采访时表示,退一步讲,即便真的按照融资融券来操作,中信建投平仓前应该给他T+2的时间去补充担保物。而29日当晚的短信也提到,该通知发出后两个交易日内,如果任意一天日终清算后其信用账户维持担保比例达到或低于110%,就对其信用账户的全部担保物进行强制平仓,平仓不再另行通知。他认为,既没有给两个交易日的时间,也没有在日终清算后才决定平仓,中信建投存在严重违规。

  另外让周先生特别不解的是,中信建投与他签署的《融资融券合同》明确注明,“不得用融资买入的证券偿还融券卖出的证券。”中信建投的套现业务是否合规呢?

  证券日报副总编董少鹏接受蓝天财经《潜望》采访时表示,针对同一个标的,融了券再去融资,有涉嫌操纵价格的嫌疑,属于违规。从机制上不能如此反复滚动操作,操作规则本身规定的是T+1的交收制度,不断T+0是违规的。

  上海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副会长、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宋一欣对此事点评到,券商这么操作会丧失公正性,影响客户的利益,对正常的交易环境产生影响。

  不过股票界资深人士告诉蓝天财经《潜望》,在当时,很多证券公司都存在T+0日内回转机制对倒交易套取现金的现象,套出的资金可以在融资融券账户存留半年到一年,无限制买所有担保股票,堪称“大变活钱”,直到去年股灾之后这种做法才逐渐绝迹。他认为中信建投当时做法的违规之处就在于券商代客户操作股票。该资深人士还透露,营业部工作人员操盘用的资金和券很可能来自于券商的自营账户。

  据余女士透露,去年9月8号北京证监局就此事召开听证会。当时中信建投法务部陈述表示,其做的是对冲融资,俗称套现,这是证券行业内的潜规则,很多公司都在做,有的公司称其为“绕标”。

  有基金从业人士也对蓝天财经《潜望》表示,中信建投的这一业务虽然是实现了融资的目的,但是“钻了当时融资融券规则的漏洞,业务本身来说不算是融资融券业务。”

  听证会后迟迟没有结果。今年春节后,余女士再三去北京证监局询问进展。至7月份,北京证监局认定望京营业部员工王向远在没有和余女士夫妇签订代理业务协议的情况下,以帮助其融资为目的,私下接受周先生的委托买卖证券,对其判处10万元罚款。

  上述资深人士则认为,中信建投此举为法规不完善时利用了灰色地带,当时券商借此套现的做法较为普遍,北京证监局对中信建投员工判罚10万元较为合理。

  宋一欣则支持余女士夫妇的主张,他认为北京证监局对中信建投员工处罚10万元的决定并不重,如果造成投资者损失,券商应该进行退赔。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股灾之后监管部门要求券商进行两融自查,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出台,但是类似的套现操作基本绝迹,“不论是卖出担保物还是卖券,融资融券账户必须优先偿还融资。”业内人士告诉蓝天财经《潜望》。

  中信建投上市或存变数

  去年股灾之后,该事件被媒体广泛报道,中信建投以及望京营业部副总经理王向远都深陷舆论漩涡。

  蓝天财经《潜望》近日联系王向远,他很礼貌地表示,“作为个人我没什么好说的,一切都以(法律)最终评判为准。”在2010年至2015年,作为客户经理,他与余女士一家都保持着亲密的朋友关系,去年事发后他对余女士夫妇采取了回避态度,称“一切后果都找公司。”

  而之前代表中信建投一方出席听证会的经营管理业务部副总裁郑睿囡则表示目前已不负责这个事情,一切以官方口径为准,随即挂断电话。

  不过,蓝天财经《潜望》从接近中信建投人士处获悉,去年股灾之后,望京营业部的平仓案件就被列入了中信建投全体员工的培训案例之中,提醒员工加强操作的合规性。该人士表示,被客户投诉的地方,就是中信建投的风险点,所以要加强学习。

  周先生告诉蓝天财经《潜望》,他做股票一直以中长线为主,在去年6月29日晚上短信到来之前他根本就没有关注过自己账户的担保比例有多少,后来查对账单才发现,中信建投首次短信警示的当晚,余女士账户的担保比例为119%,周先生的个人账户担保比例为118%。

  多位股票业内人士表示,一般而言,融资融券账户在担保比例为150%的时候就应该发起预警,比例达130%时就应该提醒客户追加担保物,担保比例至110%必须立刻平仓。中信建投与周先生在2012年签订的《融资融券合同》中规定的警戒线、追保线、平仓线与上述一致。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蓝天财经《潜望》,股票一天最多跌幅为10%,维持担保比例不可能一天从130%跌至110%,也就是说券商有充足的时间通知客户追加担保品。像余女士案例中已经到119%的时候才开始提醒,第二天一早立刻平仓,中信建投操作中必然存有违规的地方。

  不过也有资深人士表示,融资融券账户信用担保的性质与期货交易原则相似,不论有没有被通知,担保比例不足时必然被平仓,而操作此类账户的投资者理应具备这个基本常识。

  余女士夫妇被平仓时账户里有七只股票,分别为多氟多、永东股份、新联通、九华旅游、珍宝岛、曲美股份、勤上广电等。他们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信建投返还当时被平仓的股票。这些股票目前市值约1亿元。

  目前,该案子已经开庭审理。据蓝天财经《潜望》获悉,在今年7月份的庭审中,中信建投对案件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案件属于融资融券合同纠纷,根据双方合同约定,应由北京仲裁委员会审理。

  面临亿元诉讼会不会影响中信建投的IPO进程?律师杨博认为存在这个可能性。她表示,这事若能查实,后续会不会引起其他投资者的维权,涉诉金额可能有多少?到时中信建投的财务指标是否还能达到香港证交所的上市标准?而证监会若认定中信建投存有违规行为,对中信建投的业务合法性进行严格审查,中信建投是否能够通过审查?

  以上这些问题或许都使得中信建投的上市之路面临变数。

  据了解,目前香港联交所还未给任何回应。

-(www.hpjpw.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热点新闻 » 中信建投陷亿元两融业务诉讼 股民举报欲阻其IPO-热点新闻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